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重生笑傲江湖】【第二十七章 毒秀才黄明】【作者:qslq123】

https://www.wechatilne.space/?x=0

×
进入直播间
来啦
3898
查看: 498|回复: 0

[穿越玄幻] 【重生笑傲江湖】【第二十七章 毒秀才黄明】【作者:qslq123】

[复制链接]

等级:Level 7

35

主题

79

帖子

176

积分

Level 7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6

明日之杏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1: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热血飞龙 于 2021-1-19 14:01 编辑

【性吧原创】春暖花开,性吧有你。欢迎加入回家01.com——原创作者:qslq123

  重生笑傲江湖

  前篇

  第二十七章:毒秀才黄明

  黄明对黄浩使了个眼色,二人悄声离开包房去付了账,临走时还和伙计打好了招呼,黄明算是地头蛇,一般人都要给几分面子。性吧首发

  二人在外面又商量了一阵子,连黄浩都要惊叹黄明的计划实在是大胆加粗暴,一切布置妥当后,二人静等沈朱等人吃完饭离开。

  黄浩趁着沈朱上厕所的功夫假意偶遇,当即拉着对方要去堵坊玩两把,更声称随后便带他跟黄明见面。

  沈朱虽然答应了尼氏,但也只是贪图对方的身子,想要来个母女双收,毕竟尼氏确实风骚,而且奶子也诱人,尼氏虽然在本地算是大户人家,但想要和县令搭上关系显然还不够格,当初之所以迎娶尼荣,只是因为不想联姻那个官宦人家的丑女,假意自己对尼荣一见倾心,好在父母对他一向疼爱,二娘的提议便也作废了。

  方才虽然是在包房中但周边也都是人,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扒光了尼荣的上半身,在岳母尼氏的柔嫩小手中狠狠地爆发了一次。

  很多人包括尼氏都以为他们家是要投奔亲戚去,但他自己很清楚,都是骗人的,背地里他们并不想去那边,所以尼氏提议后他才会犹豫不决。

  略微沉吟了一下,沈朱便答应了黄浩的邀请,若是今天便能结识那个黄明,赶紧找机会与县令公子搭上关系,那时便一切好办。

  在他看来,黄明恐怕还未必清楚自己就是他的情敌,等利用完对方,与潇公子和县令大人达成协议,就可以抛开对方,毕竟对方只是县令公子的一个狗腿子而已。

  经过尼氏的嘲讽,沈朱也在心里鄙视起了对方,自己的情场手下败将而已。

  尼氏帮女儿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丝毫不理伙计眼中的异样目光,挺着颤巍巍的胸脯,拿着沈朱临走时给的银子打算什么时候好好消费一次。

  二人一路游逛,胭脂水粉金银首饰,女人喜欢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

  来到晌午,二人走进了一家买丝绸的铺子,老板是个活寡妇,尼氏与对方相识,二人年龄相仿,表面关系不错。

  实质上心里都在鄙视对方,尼氏的风骚周边人都知道,只不过一直也没传出什么风声,大家也便不好说什么,只是背地里都认为对方暗中必然勾搭了不少人,只是谁也不知道。性吧首发

  赵寡妇便不同了,她去年被潇公子看上了,当晚便趁着他老公不在,把她给上了,说来也巧,他老公有事提前回来给逮个正着,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被打伤的潇公子死不认账,反而将她老公关进了大牢,赵寡妇受不了威逼利诱,朝堂之上矢口否认自己不清白,于是做死了她老公的罪名。

  从那之后她便成了潇公子的情妇,只不过潇公子的情妇太多,一个月后便很少过来了,据说最近她为了生活被迫勾引了黄明,黄明一边享受着俏寡妇的身子一边借着潇公子的名头算是帮她把铺子保住了。

  尼氏只要有了钱便跑过来炫耀一番,赵寡妇表面奉承心里骂死了对方。

  殊不知尼氏也在嫉妒她,自从知道她被潇公子看上后,尼氏便各种羡慕嫉妒,同时也瞧不起对方,心里想着,若是自己有机会做潇公子的情妇,岂会让对方一个月就玩腻了?她不仅会使用手段成为潇公子的永久性情妇甚至还会借机会爬上县令老爷的床,可惜,除非确定傍上了大腿,否则她并不敢直接败坏掉自己的名声,是以一直在嫉妒赵寡妇,这次有了资本当然要跑来显摆一番,女人嘛,整天里还不就是这点事?

  可能是看在银子的份上,赵寡妇今天格外的热情,言语中都是酸溜溜的羡慕,让尼氏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眼看日头当头,赵寡妇罕见的提议二人进后院喝杯茶,尼氏容光焕发的来到了后院,然后便看见了正在院子当中坐着喝茶的黄明。

  尼氏心中一愣,她听说过赵寡妇和黄明的事,却没想到在这撞见了,暗想赵寡妇这是何意?以为表明和黄明的关系会让自己顾忌或是嫉妒吗?

  黄明看到她们过来,从容起身打了个招呼,然后来到尼荣面前,伸手轻佻的抬起对方的下巴,调笑道“几年不见,妹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说着手往下滑就要去摸尼荣的胸脯。

  尼荣尖叫一声就要往后躲开,尼氏也要上来阻拦,但黄明左手中亮出的刀子顿时让二人都冷静了下来,不敢放肆。

  她们没想打一向书生形象的黄明会突然动起刀子来,黄明再次把手伸向了尼荣的前胸,这次尼荣不敢躲了,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手在自己坚挺的乳房上揉了几下。

  尼氏向后撤了一步,色厉内荏的道“黄明!你要干什么?你好歹也是一个秀才,这是要干什么?我知道你对我当初把尼荣远嫁他方不满意,但你也不能这样报复啊!你赶紧把刀子放下,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你愿意呆在这里没问题,我和尼荣可以马上离开。”性吧首发

  黄明冷笑一声道“哦?你这是说不打算追究我摸你女儿奶子的事儿了吗?”说着在尼荣敢怒不敢言的眼神中一把拉下了对方的胸衣,伸手在彻底暴露空气中的一对奶子上把玩了起来。

  尼氏眉头紧皱,冷声道“你说的没错,我女儿的胸脯你现在看也看了,摸也摸了,当年的气也该消了,只要你现在放我们离开,我保证今天的事儿不会有别人知道。”

  黄明继续冷笑道“你敢让别人知道吗?如今你的姑爷就在附近,要是你敢说出去,我怎么样不一定,你女儿的名声恐怕会很惨吧!我听说她嫁过去几年竟然无所出,你那个姑爷没准正好借这个机会把她休了,你说是不是啊?”说着手往下伸,掠过对方的小蛮腰,直接来到尼荣的胯下。

  尼荣听的脸色发白,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二娘一直在鼓捣着让沈朱在多娶几房妻妾,所以她平时对沈朱出去花天酒地从来都不管,这次尼氏打算勾引一下沈朱她也半推半就,也是想着稳固一下自己的地位,她不敢想象自己被人侮辱的消息传出去后的影响,原本两只打算拦住黄明的手也不自觉的没了力气,任由对方在自己的胯下驰骋。

  尼氏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她知道黄明击中了她们的软肋,她们不敢赌。

  黄明将手指扣进尼荣的肉缝中,刺激的尼荣“啊”的一声,随后又害怕别人听见似的赶紧双手捂住嘴巴,两条大腿不断开合扭动不知道是在躲避还是在迎合。

  黄明调笑道“没想打妹子的肉洞还这么紧凑啊,我还以早就松垮了呢,看来那个沈朱好像对你兴趣不大啊。”说着“咦”了一声道“居然出水了!哈哈,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是个骚货啊!”

  黄明说完也不搭理脸色难看的尼荣,对尼氏道“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我等下就和尼荣去屋子里玩一会儿,等到我玩爽了就放你们离开,反正你们也没啥损失,万一要是留个种,就让那个沈朱给我养个儿子好了,尼荣也可以在沈家扬眉吐气,你看怎么样?”

  尼氏一开始怒目而视,但转念一想,似乎也只能如此,她们肯定不敢在这个时候大张旗鼓的把事情宣扬出去拼个两败俱伤,尤其是黄明最后一句话,若是真的能留个孩子又不让沈朱怀疑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黄明知道尼氏难以拒绝,当下便拉着半推半就的尼荣进了屋子,尼氏张了张嘴,最终也还是没有去阻止。

  “真是恭喜了!”赵寡妇站在尼氏的身后,阴阳怪气的说道“若是尼荣那个丫头真的怀上了,你这个丈母娘应该也就不用亲自上阵勾搭姑爷了吧?”性吧首发

  尼氏回头怒目而视,扬起手就要打赵寡妇的耳光,她恨急了赵寡妇,若不是被对方框进了后院,她是说什么也不会和黄明单独见面的,“都是这个贱人!”尼氏心里发恨。

  赵寡妇毫不畏惧,一手拦住对方,另一只手“啪”的一声回敬了对方一个耳光,嘴里冷笑道“你这个骚货还没认清情况吗?这里是我的地盘,容得了你在这撒野?小心我把你们的事儿捅出去,让你们娘俩生不如死!”

  尼氏捂着被打的通红的脸蛋嘲讽的看着对方嘿了一声道“那你倒是去外面说啊?我们活不了,我看你是不是禁得起黄明和沈朱的报复。”

  尼氏嘴里硬气,但心里还是很不痛快,屋子里面传来尼荣压抑的叫声,听不清是难受还是舒服,尼氏不在搭理赵寡妇,来到椅子上坐下,喝了杯茶水稳了稳心神。

  前几天太顺了,沈朱完全就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好像挺能耐其实是个草包,被她几天的功夫就快要拿下了,原本她已经想好了对方在此地定居后的计划,奈何一向被她瞧不起的黄明竟然给了自己当头一棒。

  今天的事儿绝不能传出去,但将把柄放在黄明和赵寡妇的手里她也实在是不安心,她暗中合计着,回头一定要马上想个办法尽快让沈家和县令搭上关系,而且不能是一般的关系,她忽然想起沈朱还有一个堂妹这次也跟着过来了,若是能促成和潇公子的联姻,一个有权利一个有钱财那便是天作之合,到那时自己也算是和潇公子沾亲带故,靠着溜须拍马一时得势的黄明还敢跟自己作对?

  尼氏从没想过给萧公子拍马屁的人多了去了,黄明凭什么上位,虽然坊间流传的都是黄明为了得到萧公子的赏识,祸害了不知道多少良家妇女,但很少有人去想,即便是县令公子也不是为所欲为的,否则又何须耍手段,看上了谁直接奸淫岂不是更简单?

  黄明的能力在于他不禁可以让萧公子如愿以偿,还能避免各种麻烦,在官府的层面上钻律法的漏洞让萧公子立于不败之地,或是先行让对方有口难言等等,即便萧公子的父亲不是县令大人,一般来说也很难给他定下大罪,所以无论是官府中人还是本地中有势力的人物都不愿意在对方本就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得罪对方。

  尼氏终究是妇道人家,加上先入为主的概念,哪里肯承认自己瞎了眼?尼氏想好了对策,但毕竟不是一蹴而就的,前期阶段还是需要稳住黄明和赵寡妇,是以方才被打了耳光,她也没有真的还手,至于黄明嘛!要是让尼蓉好好伺候对方倒是可以稳住对方,就是担心黄明索求无度,沈朱毕竟就在这里,如果事发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尼氏心中一动,黄明毫无疑问痛恨自己,但他显然也是一个好色坯子,即便是方才黄明摸尼蓉的时候,扫过自己的眼神也不时的落在自己的胸脯上,男人都是有征服欲望的,若是让黄明想到可以在自己的身上驰骋,想必那个小子也应该不会拒绝吧,她自信对付男人的手段比赵寡妇强得多,不如先由自己拿下那个小子,再暗中让对方冷落赵寡妇,沈朱那个大少爷每天都在想着把自己母女双收,她不相信黄明会拒绝这样的好事,这样一来,赵寡妇便显得无足轻重了。性吧首发

  只要自己和尼蓉再使些小手段,让黄明自己对付赵寡妇,或是让赵寡妇嫉妒生恨做出背叛黄明的事情来,逼迫黄明自己动手除掉赵寡妇,然后自己再想办法除掉黄明。

  当然,若是能先一步与县令大人打好关系,赵寡妇毕竟也算是萧公子的人,只要有个名头,直接除掉二人则是上上之策。

  不得不说最毒妇人心,尼氏并非黄明这样的谋士,但女人耍起阴谋诡计来好像都很有天赋。

  赵寡妇当然不知道尼氏的想法,她是比较现实的人,当初挡不住萧公子,便从了对方,后来萧公子对自己没兴趣了,她这样状况的女人生存不易,于是便趁着黄明过来的时候献了些殷勤,黄明也是好色之人,二人一拍即合,对她来说,指望萧公子是没希望的,黄明已经让她得罪不起了,所以但凡黄明有所交代她无不从命,无论是私下里配合对方的玩弄还是这次对付尼氏。

  黄明当然不会随便的相信别人,但是他够狠,赵寡妇跟了他之后,他曾在一段时间里面轮流的让赵寡妇暗地里勾引了不下十个男人,虽然都只是一夜风流,可一旦萧公子得知后想必是再也不会来她这里了,甚至还会记恨她,黄明直接将赵寡妇的后路断了,她想要好好的生存便只能跟着黄明。

  她幸灾乐祸的扫了一眼脸色不停变换的尼氏,暗道‘你也有今天。’她没在多说什么,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的事情一定得办的漂漂亮亮的,黄明答应事后给她一百两银子。她不再理会尼氏,转身去往前院,也就是铺子那边。

  屋子里面,尼蓉的声音越来越高抗,虽然似乎在用手捂着,但尖锐的淫叫声还是传了出来,尼氏听的春心荡漾,他们娘俩情况类似,沈朱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即便尼蓉再美对他而言也玩腻了,所以尼蓉大部分时间里都是独守空房的,而她也一样,尼蓉的父亲倒是很少沾花惹草,但并不是因为对方不好色,而是因为他在房事上面实在是无能,每次和尼氏在一起,三分钟都是长的,如狼似虎的年级,尼氏自然只能把需求放在外面,但又不敢明目张胆,物质生活是还不错,但肉体生活实在是不完美。

  良久后,衣衫不整的黄明走了出来,经过这段时间的前戏,尼氏虽然恨对方,但还是忍不住瞄了几眼黄明的身子,尤其是看到对方下体的坚挺的时候大吃一惊,这个黄明着实有些本事,和尼蓉这么久居然还没射。

  黄明精神焕发,感觉这几年来的郁气都发泄出去了,尼蓉也是深闺怨妇,又不敢反抗,没一会儿便主动了起来,二人合作无间,但尼蓉终究是不常碰男人的,欲望积累后很快便败下阵来。

  黄明虽然知道尼蓉稍事休息便可以继续承受挞伐,但终究是计划更重要,操了尼蓉一次,心愿已满,如今的尼蓉对他而言也只不过是一个稍微漂亮点的女人罢了。性吧首发

  黄明来到尼氏身旁坐下,右手很自然的搂起尼氏滑腻的肩膀,把脑袋凑到对方的颈子上,看着下面深深的乳沟,笑道‘尼蓉太娇弱了,完全不堪一击,既然做女儿的没本事,你这个做娘的是不是应该亲自上阵啊?’尼氏本就有计划稳住对方,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她的欲望也被勾起来了,当下也不矫情,一只手罩住黄明的胯下,滚烫的肉棒在她手中一挺一挺的,尼氏心中一荡,暗道当年也是财迷心窍,不然若是知道这个小子的本钱,加之现在也颇有些身价,没准还真就同意了那门婚事,自己的女婿还不是任由自己拿捏,银子和肉棒便都是自己的了。

  可惜啊,如今只能想办法让这个小子去死了,尼氏扭过头,朱唇几乎挨着黄明的嘴腻声道‘你既然已经操了尼蓉,气应该也消了吧,从这论叫我一声岳母也未尝不可,怎么?你就打算在这院子里操我?’黄明轻佻笑道‘怎么?你那个便宜女婿没在院子里操过你?’尼氏一仰头,傲娇的道‘我可还没让他得逞呢。’接着委身靠着黄明的胸膛道‘所以,你会是第一个操我的女婿。’黄明暗道‘这个骚货果然有点能耐,明明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比尼蓉那个丫头更加诱人。’他感受着尼氏传递给自己的体温,搂着尼氏肩膀的手滑到下面,把玩着对方浑圆的大腿,笑道‘既然这样,那我这个做女婿的还真就不能这么唐突了,那间屋子便留给尼蓉休息一下吧,岳母大人随我去隔壁房间玩玩怎么样?’尼氏点头答应,暗中思考着如何才能让对方得逞的同时又不会觉得自己太过下贱,若是玩过一次便看轻了自己,那尼氏便等于自掉身价,对与黄明来说没有太大的价值了,作为一个女人,她需要展现自己的价值。

  黄明看到她点头,直接拦腰将她抱起,将尼氏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向着另一个屋子走去,同时趁着尼氏不注意对着围墙的一处不经意的点了点头。

  沈朱今天运气不错,赢了几把,随后黄皓提议他这便去找黄明,为二人引荐,同时让人打听到尼氏母女正在赵寡妇家里做客,让沈朱先行一步,他随后便和黄明一同前往。

  沈朱来到赵寡妇的铺子外面,这时刚好看见赵寡妇神色慌张的跑了出来,二人有过一面之缘,赵寡妇一看到他便像是看见救星一样,一把拉住沈朱便往后院跑。

  沈朱茫然的跟了几步,随后便问起了原因,赵寡妇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解释,之前她一直和尼氏在院子里面喝茶,方才她去小解,出来后便看见一个男人从一间屋子里面窜了出来,拽着尼氏便往另一个屋子里面去了,她便赶紧趁对方不注意跑了出来找人求援。

  沈朱一想到自己的老婆还在里面,虽然赵寡妇说的是尼氏被拉走了,但尼氏也早就被他当成了碗里的肉,如何能够容忍别人染指,顿时一把撇开赵寡妇,风一样的冲进了院子。

  其中一个屋子里明显传出了声音,沈朱二话不说便冲了过去,一脚踹开了房门,只见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似乎听到了他的到来,已经顺着窗户逃了出去,惊鸿一瞥中,他只看见对方右手臂上有一个圆形的胎记。性吧首发

  沈朱往旁边一看,正看见尼氏春光乍泄的躺在床上,上身已经被扒光了,一对硕大的奶子瘫在胸前,暗红色的乳头微微翘立,下半身裙子被退到了脚边,内裤也被拉下了一半,露出了一半浓密的黑色阴毛。

  尼氏面色潮红,发现他看过来,下意识的一手挡在胯下,一手挡在胸前,沈朱还是第一次看见尼氏的身子,想到之前那个家伙竟然抢先自己一步,顿时怒火中烧,顺着窗户便追了出去,但他毕竟初来乍到,道路不熟,来到窗户外面便是往哪个方向追都不知道,只能再次返回屋里。

  尼氏这时候已经简单的穿上了衣服,只是有些地方被扯坏了,暴露着一些白皙的肌肤,赵寡妇和尼蓉两个人正在床边安慰着对方。

  沈朱不知为何,感到尼蓉有点不对劲,与平时的状态不太一样,忽然他想起赵寡妇说的的话,那个家伙是从一间屋子里面冲出来的,而后院便只有这两间屋子,也就是说,那个差点强奸了尼氏的混蛋其实是从隔壁的屋子过来的,之前这个屋子里面没见到尼蓉,所以她很可能之前便是在那个屋子里面待着来着,也许是打算午睡一会儿,那…那个歹徒之前在那个屋子里面…

  沈朱突然感到胸中的愤怒又增加了几分,他来到尼蓉旁边直接问道‘你方才跑去哪里了?’尼蓉有些躲闪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之前在隔壁睡着了,方才听到动静才醒了过来,哪知道竟然出了这种事。’沈朱眉头一皱道‘可是她说那个家伙就是从隔壁的屋子里面跑出来的,你没看见他?’他忽然有了不好的想法,莫非那个家伙先是看见了熟睡的尼蓉,威逼对方不许出声,先玩了女儿,随后又看上了尼氏?

  尼蓉有些慌乱的看了赵寡妇一眼,她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只知道黄明拉着她在隔壁狠狠的操了她一阵子,随后便出去拉着尼氏去隔壁了,她之前以为是沈朱突然到来,赵寡妇帮她们圆谎,假意声称有歹徒过来上她,但为何又说是从自己屋子里面跑出来的?

  尼蓉下意识的辩解道‘我之前真的在隔壁睡觉,随后听到了窗户有声音,便躲了起来,然后看见一个男人进了屋子,他没看见我,随后…随后便出了屋子,我本想出来找人帮忙,但你已经进来了。’她说完看了赵寡妇一眼,看到对方没有揭破的意思这才松了口气。

  沈朱虽然看到尼蓉有些异样,面色潮红,但也可以解释为紧张害怕的,尼氏在一旁干咳一声道‘好了。’她略显不满的看向沈朱道‘我这个岳母差点被人强暴了,你还在这里瞎想什么呢?赶紧去想办法把那个家伙抓住,我和尼蓉先回家了。’说着便不再搭理沈朱,拉着尼蓉跟赵寡妇说了几句后转身离开了,赵寡妇这时候也不便留人。性吧首发

  尼氏的做法给沈朱的感觉便是,差点被人得逞的人是她,而沈朱还在一旁对着尼蓉问东问西,丝毫不关心她这个丈母娘,无论是沈朱在怀疑她的女儿撒谎还是没有把尼蓉的事情放在心上,都足以让她生气。

  沈朱也不好再待下去,暗想方才也确实是忽略了尼氏,这块差点到手的美肉这一生气,估计想要上对方的床又要花一些力气了,虽然又想到了尼氏方才赤裸娇躯的诱人模样,他与赵寡妇道了声谢,随后出了铺子。

  沈朱走在街上,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报官不太好,毕竟事关尼氏的声誉,但自己也对此地不熟,或许...可以找护送自己一家的镖师打听一下。

  那个匪徒如此轻车熟路,没准是早就盯上了铺子,也许一开始看中的是赵寡妇,只不过他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收获,可能是真的没看见尼荣,又以为赵寡妇还在前院铺子里,所以才肆无忌惮的强暴尼氏,但这样一来想要找到对方就更难了,他只知道对方右手臂上有一个圆形胎记,应该比较好认。

  正在这时,黄浩带着一身文人打扮的黄明刚好走了过来。看见沈朱,黄浩笑着过来打了个招呼,并给他引荐黄明。

  沈朱虽然心里瞧不起对方,但马上想到对方正是地头蛇,也许可以找黄明帮忙,但是尼氏的事儿又不太好说,毕竟当初尼氏和黄明有过恩怨。

  黄明倒是热情,先行过来拱手笑到“原来这便是沈兄,哈哈,黄浩经常跟我提起你,说沈兄你年纪轻轻便学富五车,又家中殷实,不但身价万贯更与官府有所来往,比起你来,黄某至今一事无成,真是惭愧啊!”

  沈朱原本以为对方跟着潇公子会张扬跋扈,但听到黄明的话马上反应过来,难怪尼氏瞧不起他,这黄明看着自己有钱便马上开始巴结起来,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个会溜须拍马跑跑腿的家伙罢了。

  当下沈朱心里便对黄明轻视了不少,原本的客套话也懒得说了,只是随便拱了拱手傲然道“黄明兄过奖了,不过沈某别的本事没有,银子还是有一点的,黄兄若是将来有事尽管来找我。”他也是想着先让对方高看自己,也许不用主动求对方,为了他的银子,黄明就会主动帮自己做事了。

  果然,黄明脸上笑意再曾三分,歉意道“沈兄客气,原想着之前便去你那拜会,但直到今天才有时间,沈兄见谅。”说着眼底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懊恼,似乎有些后悔没有早点接触沈朱。性吧首发

  沈朱心中自得一乐,果然是钱能通神,自己银子还没拿出来,对方便改变了态度,由此可见,与那位潇公子打交道也完全不必小心翼翼,也是!沈家虽然因为新皇登基受到了很大的波及,但巅峰的时候至少也是完全不必对一个县令公子小心翼翼的。

  黄明继续道“我看沈兄似乎有些心事,不知道是否介意说出来听听,若是黄某能帮得上忙的,定当尽力。”

  沈朱暗道对方果然上道,不过马上和对方说似乎有些落了自己的身份,可以今天先接触一下,至少得由自己花点银子,让对方尝点甜头才能在日后尽力帮忙,也不需要说具体的事儿,只需说要找一个有手臂有圆形胎记的人就可以了。

  当下,沈朱摇头道“不过是一些小事而已,先不提了。”

  黄明顿时了然,岔开话题道“不知沈兄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若是无事,在下刚好约了元德兄去媚春楼喝酒,沈兄不妨来一起凑个热闹?”

  沈朱暗道“这个黄明果然是色中饿鬼,这才几点便找了狐朋狗友去媚春楼玩女人,不过这倒是自己的机会。”于是沈朱笑道“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位元德是?”

  黄明略显尴尬的笑道“是在下的一个朋友,说来不怕沈兄笑话,我二人去媚春楼向来都是元德兄结账,兄弟我实在是囊中羞涩。”

  沈朱顿时哈哈一笑道“既然是黄兄的朋友那便是我的朋友,这次无论如何都由我来请客。”他心中暗想,那个元德再有钱难道还能比自己有钱?这次定要压住那个元德的风头让黄明知道跟着他沈朱才是好出路,后面估计办起事来也会更加用心。

  黄明摆手道“这倒不用,元德兄家境殷实,第一次见朋友向来都是由他请客。”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对方做老大做惯了,沈朱初来乍到还是别抢风头的好。

  但沈朱正因为尼氏的事儿憋着火气,思考便有欠考虑,加上黄明之前给他捧的很高,顿时傲娇了起来,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却合计着待会儿定要拿银子将这个黄明和那个什么元德砸服气才行。

  黄明似乎看到他不太高兴,转移话题笑道“沈兄在媚春楼可有哪位相熟的姑娘?”

  沈朱一共也没去过几次,当下摇了摇头。性吧首发

  黄明马上一副龟公的模样,道“媚春楼值得一玩的女人还真是不少,不说那几位名义上卖艺不卖身的雏儿,便是那个风骚入骨的媚娘也是少见的美女,可惜想要上她们不太容易。”说到这稍微压低了一点声音道“我倒是对沈兄有个好推荐,水娘!这个骚货天生体制敏感,虽然已经二十多岁了,但娇弱的跟个黄花大闺女似的,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嘿嘿,足以让任何男人满意。”

  “哦?”沈朱来了点兴趣道“那个水娘床上功夫很好?”

  黄明笑道“当然!而且不仅活儿好,更有意思的是,她太敏感了,被任何男人稍微摸一摸便会出水,我以前也玩过她,嘿嘿,插进去之后随便动几下便会喷水,我都还没射,那个骚货喷出来的水都已经把床单给湿透了。”

  沈朱暗道“这样的女人确实是男人喜欢的,尤其是当一个男人不太行的时候,可以得到极大的满足感,虽然黄明的话肯定有些夸张,不过也算是一个好建议,自己虽然上午射了一回,不过方才压了点火气,正好找那个水娘发泄一下。”

  媚春楼,二楼包厢内。

  黄明对沈朱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沈兄,元德兄有点事儿,稍后才会过来,咱们先不去管他了。”

  包房内,黄明,黄浩以及沈朱三人做在一起,黄明点了水娘和另外两个妓女作陪,并主动要了一些酒菜。

  没一会儿,房门推开,媚娘领着三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走了进来,黄明不悦道“水娘怎么没来?”

  媚娘歉意道“黄公子请多担待,水娘方才已经被张公子点去了,你看我旁边这几位怎么样?或者我再找几个黄公子相熟的过来?”

  黄明还没说话,沈朱“啪”的一声将手里的酒杯砸在桌上,不满道“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找水娘的,你去和那个张公子说一下,今天把水娘让给我,多少银子,他尽管说。”

  沈朱原本对水娘也没那么在意,不过今天不顺心的事儿太多,当即便找了个由头发火,也希望借着银子的作用让媚娘和黄明知道谁才是老大。

  媚娘来到沈朱旁边,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软语道“公子息怒,水娘前几日便被那位张公子包下了,这段时间都不接客的,您还看中了哪位姑娘尽管说,媚娘肯定让你满意。”性吧首发

  沈朱侧头打量着丰满的媚娘,对方浑身散发出来的熟女气息将他的怒气冲散了一些,让他想起了还没彻底到手的尼氏,想起方才尼氏有人的身子,又想到之前黄明曾说这个媚娘已经轻易不接客了,顿时冷哼道“这可是你说的,今天我可以给你个面子不要水娘,不过嘛...为表歉意,媚娘不如就由你来陪我怎么样?”说着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啪”的一声拍在桌上,他等着媚娘,似乎只要媚娘还要推辞便立刻发作。

  媚娘轻笑一声,小手在沈朱的肩头轻轻一捏道“原来公子看上了我这个老女人,既然公子发话,那媚娘便陪你喝几杯又如何?”

  黄明在一旁对着沈朱竖起大拇指道“还是沈兄有面子,媚娘轻易可是不会亲自出马的,和媚娘比起来,水娘又算得了什么?”

  沈朱顿时舒坦了起来,几个女人挨着男人做了下来,媚娘和一个年纪稍小的女子挨着沈朱的两边坐了下来,推杯换盏见气氛热闹了起来。

  媚娘端着酒杯给沈朱喂酒,娇笑道“原来你便是那位沈公子,媚娘可是早就听人说起过了,沈公子家世显赫,能来捧媚春楼的场实在是媚娘的荣幸啊。”

  沈朱志得意满,双手搂着左右两女的纤腰,喝酒都只是动动嘴,想吃什么了也只需一个眼神,虽然青楼之地他是常客,但在老家都是对方曲意逢迎,习惯后便也没意思了,今儿这样砸银子将不服的人都拿下才有劲。

  黄明活跃气氛道“媚娘都这么说了,沈兄日后可要常来捧捧场啊!没准哪天媚娘春心一动便从了沈兄呢!”

  沈朱哈哈大笑,将怀里的银子一把掏出直接扔到桌子上叫道“只要媚娘让我满意,银子算什么?”他之前将银子大部分都给了尼氏母女,身上只有去赌场赢得一点银子,但也足有七八十两,没要花魁,只是媚娘作陪喝酒便扔出了这么些银子确实是大方至极了。

  眼看媚娘欢喜的看着桌上的银子,沈朱回想起上午那顿饭,顿时搂着媚娘纤腰的手便滑了下去,媚娘确实保养有道,丰盈的大腿滑腻又不失弹性,手感一流,看在银子的份上媚娘没有阻止,反而更加热情的给沈朱劝酒,直到沈朱的手顺着大腿向上来到她两腿之间的时候才加紧大腿拦下了对方。

  黄明就在沈朱的旁边,看着他的手在媚娘两条大腿上来回滑动再次对沈朱表示了仰慕之情,言语间都是对沈朱的佩服,不时的表示媚娘如何如何不让人占便宜,以及沈朱有望将媚娘抱到床上。性吧首发

  沈朱有了几分醉意,看着黄明的眼中的羡慕感到一阵飘飘然,对方看着的女人做了自己老婆,可以随便睡,当初羞辱对方尼氏也对自己欲拒还迎,用不了几天便可以脱光了压在身下,如今对方拿不下来的媚娘也对自己曲意逢迎,顿时已经忘记了之前他还打算求对方帮忙的事儿,只感到让黄明羡慕嫉妒是一件领他颇为爽快的感觉。

  沈朱见酒杯空了马上叫道“来人!将媚春楼最好的就都给我拿过来。”

  媚娘对着沈朱耳边吐气如兰道“那可是不少银子呢,沈公子,你今儿带来的银子可不够用,不如下次再来喝吧!”其实像沈朱这种状况,这一桌酒菜加上媚娘作陪究竟算作多少银子都可以,但既然沈朱充大款自然就要有被人宰的觉悟。

  沈朱方才还感觉自己就是上帝呢,这哪能受得了,顿时一手将腰间的玉佩摘下来往媚娘怀里一塞道“让你上酒你就上酒,我沈朱会缺银子?这块玉佩先压在这,明儿我让人带几百两银子过来,以后我在这的花费边直接在里面扣了,不够再去我家取。”

  即便是媚春楼,这样的豪放顾客也是一年见不到几个,尤其还是一副随便宰我的样子,媚娘马上吩咐了下去,有人过来说某某公子想让媚娘去作陪一下也都直接拒绝,给足了沈朱面子。

  看着那几个女人虽然在黄明黄浩身边,但眼神总是瞄着自己,眉眼含春祈求自己宠幸的样子,沈朱感到多少银子都是值得的。

  他的手也不在满足于媚娘大腿,堂而皇之的来到她的前胸,当着几个媚娘的手下妓女和黄明二人的面直接抓在了一只快要撑破衣衫的乳球上,再看黄明,盯着媚娘被他快要捏爆的乳球,以及走光的乳晕,眼睛似乎都要冒出火来了。

  说到底这个黄明也只是一个跑腿的,沈朱暗道“也就只能跟着有钱人喝口汤罢了,几个庸脂俗粉便被打发了。”

  他本想直接将媚娘的内衣扯下来,以得到更大的快感,可惜媚娘终究还是拒绝了,害得他只能发泄在另一个妓女的身上,另一侧的年轻女子几乎快要被他扒光了,粉嫩的胸脯上沾着一些撒出的酒水晃来晃去。

  黄明似乎很嫉妒沈朱能堂而皇之玩弄媚娘,虽然只是隔着衣服摸胸部却已是他难以享受的待遇了,他发泄似的将自己身旁的女人也扒光了,让对方坐在自己的怀里,两只手抓在对方的椒乳上眼神却死死的盯着媚娘的胸部,而怀中的女人却好似在敷衍他一般眼神不时的勾搭着沈朱有些嫉妒媚娘受宠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屋里一片春色,黄明黄浩都将身边女人扒光了,却偷眼看着媚娘的丰胸以及被沈朱拉起裙子而裸露出来的两条浑圆大腿,沈朱已经半醉,有些忘乎所以了,他右面的女人光溜溜的伏下身子,掏出他的肉棒含在口中,右腿来到坐下的椅子上如此分开双腿方便沈朱在两腿之间掏弄。性吧首发

  媚娘也似乎有些醉意,裙摆上寮已经漏出薄纱亵裤隐约见一抹黑色若隐若现,上身在沈朱的玩弄下也略微失守,虽然衣服还没被扯下来,但右边的奶头已经露了出来被沈朱用手指轻轻捏着。

  在这间屋子里,沈朱如同帝王。

  “呦呵?我还没到居然就喝上了?这是不给我面子啊!”门外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人未至声先至。

  紧接着房门被粗暴的推开,几个膀大腰圆的下人鱼贯而入,随后走进来一位年轻人,衣着华丽神情倨傲。

  看见来人,沈朱不认识,但其他人的反应都很大,黄明一愣后马上将怀里的女人挪走,如同看见救星一样叫道“元德兄!你总算是过来了!”

  年轻人冷笑一声道“我看倒是巴不得我不来吧!”他扫了一眼屋里道“这衣服都脱的差不多了,说好的今儿我做东,黄明!你这是专门来打我脸的吗?”

  黄明尴尬赔笑道“我哪有这个胆子啊!”说着指了一下被年轻人打扰了兴致,满脸不快的沈朱道“这不是今儿遇见了沈兄嘛!沈兄难得有兴致,我也不好阻拦不是。”说着看了一眼春光乍泄的媚娘,有些嫉妒的酸溜溜道“其实也没啥,我们俩想着方才玩的也都是些庸脂俗粉,连配菜都算不上,等您到了再上主菜也不迟,不过沈兄出手大方,连媚娘都快动心了,也出乎我的意料不是。”

  黄明将矛头指向了沈朱,半醉的沈朱被酒色迷昏了头,方才已经摸过了媚娘的奶子,正想着再来几杯酒待会儿就灌醉了媚娘直接在酒桌上了对方,结果对面这个小子一进来媚娘便马上把他的手从胸前推了开去,顿时满脸不悦的等着对方。

  年轻人瞅了一眼媚娘,趾高气昂道“怎么着?媚娘!多久没被男人操了,骚逼痒了是不是?”他轻蔑的用眼角扫了一眼沈朱道“被他操过了?”

  媚娘起身娇笑道“公子说的哪里话,谁不知道我媚娘可不是有钱就能玩的,今儿不过是作为赔罪,加上沈公子确实大方,就便宜他过过手瘾摸摸奶子罢了,您不会连这都吃醋吧!”

  沈朱‘啪’的一声一拍桌子大怒道“媚娘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是一个不知道被多少人操过的老骚货,居然还敢瞧不起我?”

  黄明似乎还在嫉妒着之前被沈朱炫耀摸媚娘的事儿,在一旁假装道“哎呀,沈兄不要生气,媚娘确实不会伺候一般人,兄弟我惦记着她很久了,可是人家压根瞧不上我,沈兄今儿能上上手已经不错了,毕竟你我不是元德兄这样的身份。”性吧首发

  年轻人哈哈一笑,痛快了一些,满意的对着黄明点了点头道“还算你识相。”说罢对着媚娘道“还不过来!难道要我过去伺候你?”

  媚娘没有搭理沈朱,晃着一对胸器来到年轻人身边,道“公子,要不要先把门关上?”

  年轻人进来后门就没关,几个下人在门口阻止了旁边凑热闹的人,不过整个媚春楼的人还是大多没这边的热闹吸引了过来。

  年轻人傲然看了沈朱一眼道“你算什么东西?今日让你看看有钱人分层次的,你不过是个暴发户罢了。”说完看着媚娘道“把衣服给我脱了。”

  媚娘眉头微皱,为难道“公子,还是先把门关了吧,再说了,我的身子可没被他们看过,要不咱们去隔壁?”她语气娇嗔,似乎被黄明沈朱等人看见自己的身子是被占了多大便宜似的。这句话更让沈朱怒火中烧,一旁的黄皓连忙拉住他。

  年轻人命令道“别说废话,今儿我就要那个小子知道我的能耐,被看了又怎么样?说到底你也不过是妓女罢了,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哪儿那么多废话。”

  媚娘无奈,似乎很怕对方,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儿将一身衣服脱了下来,只留了腿间一条薄纱般的透明亵裤,她双腿扭曲,抱着胳膊似要挡住裸露的娇躯,但两条胳膊抱在胸前却直接将一对巨乳托了起来,如同两个气球一样娇挺着。

  年轻人用手在她胸前摸了两把,接着让她转了过去,微微弯下腰,顿时一对大奶子坠了下去,颤巍巍的晃动着。

  年轻人摸着她的大屁股不时的‘啪啪’拍着,对着沈朱道“我这人一向大方,听说你花了不少银子却连这个骚货的奶子都看过,这回让你也享受一下福利哈哈。”他冲着黄明道“你不是一直想上媚娘吗?今天让你知道只要跟着我有的是好处,来!你也过来摸摸这个骚货的奶子。”

  黄明口水都快留下来了,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一把将媚娘的肥奶抓住,发现一只手居然只能抓住一半,嘴里奉承道“还是跟着元德兄好啊,我看这对奶子可是眼馋好久了。”接着意有所指道“沈兄!知道你和元德兄的差距了吗?之前光顾着自己玩,一点都不照顾兄弟,吃独食可是交不到朋友的。”

  沈朱气的差点要掀桌子,指着黄明气的说不出话来。而另一边年轻人已经将媚娘的亵裤拉了下来,黝黑的阴毛被淫水打湿,两条大腿被他扒拉开,撅着屁股被其玩弄。性吧首发

  年轻人笑道“还真是个骚货啊,这淫水流的我满手都是,我差点以为你是水娘那个骚货了。”他身后的下人也跟着大饱眼福,虽然都知道媚娘只是妓女的头头,但确实一般人都没资格玩她,更不用说像今天这样当着众人赤着身子被玩了。

  黄明在年轻人的示意下,换过位置来到媚娘的身后,胯下坚挺将裤子都快撑破了,他抱着媚娘滑腻的身子模仿性交一样,胯下隔着裤子不停的撞击着媚娘的嫩肉,两只手伸到前面抓住一对摇晃的奶子,神情亢奋。

  年轻人瞅着沈朱道“现在知道你我的差距了吗?只要跟了本公子,不用花一两银子就可以玩到媚娘这样的女人,而你!就算是花了一百两却连媚娘的骚逼什么样都看不见,嘿嘿!想玩女人吗?回去玩自己的老婆去吧!你家里的骚货随便你玩还不用花银子哈哈。”

  黄明帮腔道“公子此言差矣,沈兄家里那位可是风骚着呢,听说沈兄最近天天来媚春楼就是为了躲避一下免得被榨干了,自己家里的女人可不会像媚春楼的女人一样还要小心伺候,很怕让客人射的太快了不高兴,以后不来宠幸自己,听说沈兄娶妻多年一直无所出,估计家中老婆只要逮着机会就会拼命的榨干沈兄。”

  年轻人恍然道“原来如此,看来我倒是误会沈兄了,你家中竟有如此骚妇,也难怪你来媚春楼度日了,不过黄明你是怎么知道是沈兄妻子风骚而不是沈兄胯下不行呢?”

  黄明淫笑道“据说凡是淫妇胯下必有黑痣,是不是骚货,沈兄想必心中有数。”

  这时门外看热闹的人已经都看出来了,今儿就是年轻人和黄明设的局,打算坑这个沈朱,不过如此明显的情况,那个沈朱也还没有喝到酩酊大醉,想必也知道今儿讨不了好,按理来说应该接着发火先离开才对,不过往里面一看顿时明白了。

  原来黄皓一直借口不让沈朱发火动手按着对方,看似好意实则让其找不到借口拂袖离去,有不知道内情的份份琢磨着这个沈朱到底是谁值得他们如此设局,按理来说以黄明尤其是那个元德的身份来说想找茬随便一个借口都够了。

  沈朱也感到有些不对劲了,黄明还不至于就因为嫉妒自己摸了媚娘就如此侮辱自己,毕竟自己之前也没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儿,不过本能想要先行离开整理一下思路顺便逃离尴尬,但黄皓一直按着他,若是他直接张口又显得有些懦弱,大庭广众之下太过丢人,直到黄明说出方才那句话,他忽然想起尼氏的胯下确实有一个痣,紧接着又想起白天的事儿,尼氏的古怪,之前他就一直怀疑尼氏是否被人玩了。

  黄明似乎有些热了,将袖子撸了起来,赤着胳膊抱着媚娘玩弄,嘴里继续刺激沈朱道“多年无所出居然还没有休妻,想必沈兄娇妻必有过人之处,可以在床上让沈兄浑然忘我才对。”性吧首发

  年轻人也嘲讽道“原来如此,不过沈兄若是真的看上了媚娘也无妨,只要将你那位风骚的娇妻借我玩几天,我便也让媚娘陪你玩玩如何?”

  沈朱原本已经有些冷静了,但是想起白天尼氏母女的情况,紧接着便看见了黄明露出的胳膊,那上面的疤痕让他记忆犹新,而这时黄明正对着他用口型表达着“你媳妇玩起来真不错,不过比你岳母倒是差了点。”

  沈朱感到血往上涌,酒精再次袭击大脑,作势就要起身殴打黄明,一直按着他的黄皓却一副已经尽力却终于按不住对方的样子,甚至右手还在他身后不着痕迹的推了一把。

  年轻人也没想到一句话居然就让对方按耐不住了,心里暗笑的同时凑上前去道“怎么着?你还敢打我不成?”

  黄明一旁高呼道“沈兄息怒,元德兄毕竟是县令公子,几句玩笑话而已,不可真的动手。”

  沈朱作势起身又被黄皓推了一把,嘴里原本喊着“我打死你这个混蛋!”但没成想黄明与年轻人一看他起身便排练好似的将各自的台词率先喊了出来,他一瞬间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便将自己的话紧跟着对方喊了出来,直到拳头来到了县令公子萧站的脸上时才反应过来,但为时已晚。

  整个媚春楼的人都在看着,沈朱是在黄明喊出对方是县令公子后依然大叫着“我打死你这个混蛋。”然后一拳将萧站打倒在地。

  门口的下人二话不说,进来就将还有些懵的沈朱加了起来,高呼着要去报官,媚春楼外面则‘恰好’路过一帮衙役,顺势便将沈朱绑走,关进了大牢。性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13,372

打赏

参与人数 1金币 +260 贡献 +13 收起 理由
angelpretty + 260 + 13 [评分]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打赏

————————————————————————————————————————————————————————————————————————
【买钻石干跳蛋主播,送100天VIP】—【杏彩娱乐 3D胆 周入388】—【回家05.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95娱乐摩臣娱乐微杏APP第一坊大秀托管式跑分杏耀娱乐杏吧棋牌

加入我们|地址发布器|Twitter|广告商务|小黑屋|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1-1-28 05:51